首页 > 热点专题

《聊斋·张鸿渐》:逃亡路,抛妻弃子,狐女温柔乡,是真,是幻?

文章作者:来源:www.jl-starnet.com时间:2019-09-23



张洪增,永平人,但在20岁时,他已经是当地的名人了。他一直渴望公平和尊重,他受到学者的尊重。

在永平县卢龙县,有一个县长,赵,贪婪残忍,人民受苦。有一位学者范盛最近被征收了一些税,被赵县杀害。

学者们非常兴奋,他们站起来去州长去看书唱歌。他们让张宏出面联系并要求投诉。张宏渐渐同意,没有多想。

回到家后,他的妻子方石听说了这一点,但她总觉得她不太实际。她建议张洪增说:“学者们只能一起做事,不能一起打败。如果他们获胜,每个人都会被抢劫;一旦被击败,就会像鸟儿和野兽一样,这将是一场灾难他们会逃跑。今天的世界是对是错,这是不合理的。你是孤独的,没有兄弟,没有家人的支持。一旦你受到指责,谁可能处于危险之中?救你!“

张鸿增觉得他的妻子说他有道理,他后悔了。他拒绝放弃自己的生命并关上门。然而,他无法抹去脸,或写了一个投诉。

谁知道,知道此事的县长赵某用重金贿赂老板,州长接管了这个职务,案件就不见了,抱怨的学者因私人党派被捕而被捕。站起来。没过多久风就出来了,政府不得不抓人。张红渐渐非常害怕,逃离家乡。

张宏增不知道去哪了。当他从直隶的永平楼逃到陕西省凤翔县时,他的尸体被干食毁了。

此时,太阳已经下降,天空是完全黑的。张洪才走了很长一段时间,抬头望去,被荒野包围。他停了下来,停了下来,筋疲力尽。当他绝望的时候,张红渐渐看到遥远的荒野里有一所小房子,露出了光明。

张宏增似乎已经找到了救命稻草,赶紧过去,赶往院门口。

敲了很长时间后,木柴门打开了,一位老妇人拿着一盏昏暗的油灯走了出去。她上下打量着说:“你夜间开车时,敲门,为什么?”

张洪增不得不说:“我是直隶永平府的学者。因为我受到了委屈,我不得不逃避。天气已经太晚了。我可以借一晚吗?”

这位老妇人说:“吃饭和吃饭都是件小事,但家里没有男人。留下来不方便。”

张红逐渐担心,并迅速拿起另一句话:“小生不敢期待太多,但可以有一个避难所,可以避开虎狼兽,然后读你的大恩。”

老太太再次看着它说:“情况确实如此,那你就先进了!”

当张红渐渐进来时,老太太关上了院门,为他拿了一副草席。这位老太太说:“我看到你很穷,无处可去,这会让你在院子里呆一晚。如果明天不亮,早点离开,否则我的女孩会知道,会责怪我。”结束后,老太太进了屋。

张红渐渐坐在墙上,无法想象这几天的艰辛。他闭上眼睛,流下了眼泪。

不久之后,张红渐渐突然感到轻微的颤抖,他眨了眨眼睛,老太太抱着一个灯笼,把一个女孩带出门外。张红渐渐冲到了墙的黑暗角落。从那时起,他偷偷地瞥见,这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。

我看到那个女人走到门口,看到草席,然后转身问老太太。老太太说了之后的原因。

这位女士愤怒地说:“这是一个又老弱的女人。我们怎么能把一个不在同一个位置的男人投入?”她又问道:“那个男人在哪里?”张红逐渐变得震惊和害怕,并迅速从黑暗中走了出来。当我出来时,我倒在地上,不敢携带它。

那个女人渐渐地问张宏他的名字,为什么他逃之夭夭。张红渐渐没有多想,但他说了。女人的脸上只是略微松了一口气,并说:“幸运的是,一位绅士,不妨留在这里。老奴不告知,所以草很粗糙,这是绅士的好客吗?”叫老太太把张红带进一间好房子。

没过多久,老太太就把餐具放在一边,一切都是不洁净的。当他吃完饭后,这位老妇人在床上铺了锦缎床上用品。张红逐渐觉得自己像个世俗的,心存感激,并问老太太的姓氏。

这位老太太说:“我们的主人的姓氏,房子的主人和妻子已经去世,只剩下三个女儿。你刚刚看到了大女儿欢欢。”

老太太离开后,张红渐渐看着房子里的摆设。虽然房子很小,但很优雅。案件中充满了四件宝物,还有一本书《南华经》,即《庄子》。当张红渐渐引起兴趣时,他拿起书,在枕头上看着它。

突然,门被推开了,一个苗条的身影进来了,那是女人。

张红渐渐赶紧放下书,去找自己的鞋子和皇冠乐队。当燕华走到床边轻轻地按下他时,他微笑着说道,“绅士没必要。”他再次坐在他的床前,严华抬起头,他的脸更加微弱。两个人

“看着你是一位绅士和绅士,我想把你委托给生活,所以今天我不要回避卦天丽的嫉妒,不怕别人八卦,并在半夜谈到这些无情的话语,我不知道你的意思?会吗?不喜欢我?“

张红渐渐听了,惊慌失措,说不出话来,他说了很久:“没关系,家里有个老婆。”

严华笑着说:“这位先生诚实诚实。但没关系。如果你不放弃,我会去做媒人为明天的婚姻做准备。”然后他起身离开了。

当张红逐渐感动他的心脏时,他起身帮助那个女人。 “等等.这.”

“儿子还说什么呢?”严华停了下来,这是一个微笑。在红色蜡烛下,脸上竟然是如若春桃。张红渐渐忍不住看到了。

过去温柔温和。天空还不亮,雨花起身穿好衣服,拿出几块厚重的银子。他把它交给了张鸿增并说:“这些银子是你周游的。你可以每天去山上享受水。回来休息吧。别人也不要看见。”

张红心里渐渐感到陌生,但仍然按照余华的话说,他每天早早出门出去,白天玩。晚上,他回到了自己的家。这两个人过着热爱情侣的生活。半年后,他们逐渐习惯了。

在这一天,张红渐渐回来,来到了他曾经知道的地方,但他看到到处都是荒野。平日生活的房屋和房屋都没了。他环顾四周,当他惊恐万分时,他突然听到老太太在他身后说话:“现在回到现在还早!”张红渐渐转过身来,就在眨眼之间,他已经在房子里,周围都是房子。庭院仍然是一样的。

张红逐渐变得更加可疑。这时,严华走出家门,微笑着对他说:“难道你不怀疑我的起源吗?说实话,这不是凡人,而是狐狸。不朽,只因为你的以前的生活,所以你有一段爱情婚姻,如果你关心这一点,请离开这里,再也不要见面了。“

张宏增不会说话,这对他来说真的很难选择。他无处可去,他对燕化之美怀有怀旧之情。从那时起,他将在这个温和的乡镇感到安心。他并不认为这意味着。

几天后,张红渐渐睡着了,他对严华说:“你是一个仙女,千里之外,你应该可以来这里。小生已经离家三年了,常常想念他的妻子。你能带我回去看看吗?“

严华似乎有点不高兴:“我一直认为,在过去的几年里,我们一直在相互交往,我们可以爱它很长一段时间。你仍然在家里哀悼妻子和孩子。似乎这种温柔是虚幻的,但它是水的镜子,梦想起泡。“

张鸿增很快说:“你在哪里这么说?俗话说,'有一天夫妇是100天',我会回到家里,我会背诵你,就像我今天在想她一样。如果我真的这是一个喜欢老了,累了的人,你怎么看我?“

严华笑着说:“我真的有一颗私心。对我来说,我希望你永远不会忘记。对于其他人,我希望你早点忘记她。但如果你想回家看看,有多难这是吗?但是,它就在眼前。“然后他抓住他的袖子走了出去。

这时候,已经很晚了,我面前有一个黑暗而沉重的地方。很难区分道路的方向。张红渐渐犹豫不决,不敢前进。当严华接过他时,他向前拉了一下。没过多久,两人就走了,只听到了黑暗,严华说道:“来吧。回家,我要走了。”声音刚刚落下,雨花的身影消失了。

张红渐渐停了下来,走了一会儿,不敢说话。他慢慢走了两步。当他再次看时,他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小庭院。斑驳的木门上盖着两个破碎的门神。两个春节对联依稀可见。张红渐渐捶胸顿足,爬上矮墙,跳进院子里。房间里的灯仍然亮着。张红渐渐走近门口,敲了两下。

屋内的一个声音问道:“它是谁?”

张红渐渐没有回答,并且敲了两次。

房间里的男人拿着蜡烛走了过来打开门。

张宏增看到是方妻子的妻子,方的丈夫的回归令人惊讶。两人在房子里联手。张红渐渐看到儿子躺在床上睡着了,感觉:“当我离开时,我的儿子不像膝盖那么高,现在他的身体已经很久了。”这对夫妇像梦一样拥抱。

张宏增在过去的几年里谈到了自己的遭遇。当他过去询问此案时,他只知道抱怨的学者,他们在监狱中死亡。他们距离军队还有数千英里。张红逐渐钦佩他妻子的见解。

张红渐渐坐在床前,方芳靠在丈夫的怀里,低声说:“你有一个新幸福的女人,你不要错过你家里的泪水。”

张红渐渐叹了口气说道:“如果我不想念它,为什么要回来?虽然我爱上了她,但它不是那种,但是因为当我遇到麻烦时,她有善意挽救我,让我没有牙齿。难以忘怀。“

听到这个消息后,方舟子突然从张红的手臂上脱下,脸色发生了变化。他说,“你认为我是谁?”

张红渐渐感到震惊。当他看到面前的那个女人时,他不是方的妻子,眉毛的样子竟然是花花!然后用手触摸沉睡的儿子,触摸寒冷,孩子在哪里,实际上是家中的竹床上用品,绿色的“竹女士”。

张红渐渐害羞而闷闷不乐,默默地低下头。

严华说:“我知道你的想法。我应该分开。幸运的是,你没有忘记我们之间的善意。这也有点弥补。既然你想念旧情,我就是如此着迷我觉得这没什么意思。你曾经抱怨我不会送你回家。现在我要去北京,我会把你送回去!“

说,严华从床上拿走了“竹女”,张红逐渐踏上了它。严华让张红逐渐闭上眼睛,张红渐渐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突然腾空,仿佛离地面不远,但风吹在他耳边,张红渐渐闭上了眼睛,不敢开,之后很长一段时间,我觉得我的身体在慢慢下降,我的脚在地上。我只听说雨花说:“别再去了!”张红渐渐想知道什么时候再见面,赶紧看着它,影子就消失了。

张宏增叹了口气,只听到了村里的狗,夜空,树木,道路,家乡的声音。张宏增在路上找到了自己的家。他翻了墙,猛地敲了一下木柴门,就像上次一样。房子里的人惊讶地问道:“这是谁?”张宏增回答:“我回来了!”甚至喊了几声,房间里的人似乎都认出了张宏增的声音,然后他们拿着灯打开门看到了。张宏增不能自我维持。

张宏增看着他妻子方的痉挛,但他仍然怀疑这是否是齐欢的错觉。当他进入房子时,他看到一个孩子在床上睡觉。就像昨晚一样,他微笑着说道:“再来吧'竹女'。过来!”

方无知,但看到他的笑容,他的脸变了,他愤怒地说:“你已经走了这么多年了,我期待着每天都能见到你。每天,我枕头上的泪水仍然存在你一点也不伤心,你还是个人吗?“

张宏增看到了她的爱和诚意。这不像假的。只有到那时她才知道这不是幻想。这是一位离她很多年的妻子。她冲到她的怀里,泪流满面。张宏逐渐把这个过去的理由说成了案子的结果,正如之前所说的那样。

两人感到内疚,突然听到门外有脚步声。方问,但没人同意。方又问了好几次。门外有个声音说他是村里的某个人。原来,这个人是村里的一个孩子,一直觊觎方的美丽。

那人在外面问:“谁在房子里?”方舟子说:“没有人。”

那人笑着说:“方芳娘子,我刚才看见村外有人溜进你家,进了墙里。我也听了很长时间的门。会是你的奸夫。如果你不说,我就让你进来把它处理掉!”

方舟子无奈地说,丈夫张红渐渐回来了。

那人说:“如果你有一个大人物的案子,你回来了,你应该被绑起来送到政府去!”

方舟子的悲痛恳求他不要起诉,那人正蹲在屋外,他的话越来越淫秽。

张洪增听到怒火燃烧起来,血流成河。他从屋里拿起一把斧头,一开门就冲了出去。他猛击那人的头。那人尖叫着倒在地上,仍在尖叫和哀悼。

张洪增脑子里一片空白,他只拿着一把刀和一把刀往下看。血像泉水一样喷出,直到那人再也听不见。方舟子急忙出来,把丈夫推了出去:“事情到此为止,这样的罪过会更好。你要逃走,我要与这罪同在。

张洪增擦了擦脸上的血:“男人的丈夫,死了,他死了。他怎么能让妻子和孩子受到牵连,让他活下来?你不在乎我,只要让你的儿子安全成长,读到一本天才读物,我就死定了。“抬起头来。”

黎明时分,张洪增到县城投案自首。赵县长因为张洪增是本案的一名在押犯,在县里没有决定案件,就把他从卢龙县送到广平,很快就被送到了北京。

在炎炎烈日下,张红逐渐穿着厚重的木筏和工具,艰难前行。他遭受了很多苦难。两个穷人护送,尖叫和打鼾,他们一路走了数百英里。

这一天,三个人走了官方道路很长一段时间。马前面的一个人从官方道路上走了过来,仿佛是一个穿着白色和白色的年轻女子,她的身体轻盈而轻盈。她戴着一顶帽子,戴着面纱遮住脸。一位老太太正拿着马在前面。

当张红逐渐看到这位老太太时,她认出了这一点。这是中国家庭的老妇人。张红渐渐忍不住大声喊道。老太太听到了,停了下来。那个女人也转过马的头,打开了面纱。她看着张红。乍一看,张红渐渐看清楚,那是花花,眼泪也流了下来。

当炎华在这里看到张鸿增时,似乎有点意外。他说:“这不是堂兄吗?我怎么能到这里来?”

张红渐渐呜咽着说自己的经历。闫华刘梅微微冷笑,冷笑道,说道:“如果你在平日依靠堂兄的工作,妹妹应该转身忽略它,但我不在乎。但毕竟我无法忍受谦虚不远,我应该邀请大师的宽容正在休息,准备饮料洗灰尘,还会发出一些纠缠。“

容忍听说有休息的地方,你怎么能不?有几个人跟着雨花走了两三三英里去了一个山村,那里的亭子高大严谨。当华华下楼时,他打电话给老太太打开门邀请客人进来。不一会儿,就把食物和酒放在上面,好像已经准备好了。

这位老太太说:“这时,家里没有男人。请让张向功陪着宽容干部喝酒。前面的路要看你的照顾。请多喝几杯。我的主人准备了几十个对你而言。谢谢你的时间。“宽容是睁大眼睛,他们沉迷于饮食。

天空越来越暗,这两种容忍已经醉了,无意识。此时,我突然看到雨花出来了。她指着她的手指。张红芙蓉的链子掉了下来。她带着张红艳走了出去。她踩了一匹白马。那匹马像龙一样尖叫起来。一般来说,向前飞。

张红逐渐抓住了艳华的衣服,在漆黑的夜晚,满是黑眼睛,什么也看不清楚,只听到风吹在耳边的声音,仿佛冲在云端,有一丝痕迹一个女人优雅的香气,令人心碎的Shake。

我不知道花了多长时间,马慢慢地缩回了。在黑暗中,严华没有回头。她只听到她说:“我们一起去地下吧!你和这个小女孩约好了,你要去青海,去仙海的土地,并请你去参观。我已经待了很久时间,让她等了很长时间。“

张宏增似乎心中一直被砰的一声,泪水不禁流下来,他颤抖着问:“我什么时候能再见面?”

这匹马停了下来,无聊而且尖叫着,静静地说。严华仍抬起头,向前看,不回头,不说话。

张红渐渐盯着她,再次问道。

突然间,他被从马上推了下来。他有点害怕,但他站着不动。在他面前,一个人发疯了。

张红渐渐抬头看着这个世界,只留下了一个孤独的人。

天亮的时候,张红渐渐走到了小镇,才知道他已经到了山西太原,然后他去找了一个村教学中心教,隐藏名字,化名叫龚自谦。

不知不觉,十年过去了。

多年来,张红并没有停止思考他的家人。他稍微询问了一下,最后了解到政府对他的追求已逐渐缓解。这一次,张鸿增慢慢从山西向东走。

一直到流程,这是半年。最后,我的家乡就在我面前,熟悉的村庄仍然是一样的。

张红渐渐不敢在白天回来,直到深夜,然后悄悄地来到了门口。

房子的门似乎已经改变了。可以翻转低矮和破碎的墙壁。现在墙高而结实。张红渐渐沉重,他不得不蹲下黑色,用鞭子敲门。

很长一段时间后,我听到了我妻子的声音。张红渐渐压抑了内心的兴奋,低声说出了妻子的名字。方舟子说脏话,这是回来的时候,我忍不住了。她迅速打开门,将方红逐渐拉进去。她在现场大声喊叫,似乎在谴责她的仆人:“首都没有足够的钱。我应该早点回来。你为什么要在半夜回来?”

进入房子后,两人相遇了。他们充满了悲伤和欢乐。他们说这些年来的情况。张红渐渐知道,这两名军官也逃离并没有返回。

两人正在交谈,一名年轻女子走过了窗帘。张红艳问他的妻子是谁。方说她是个媳妇。张红渐渐问儿子现在在哪里?方说:“我的儿子去省城去乡镇考试,还没回来。”

张鸿增一直热泪盈眶地说:“我没想到我已经活了这么多年了。我的儿子不仅长大了,还读了一本书。你真的很精疲力竭!”话语还没有完成,媳妇已经把酒加热准备饭菜了。放置一张完整的桌子。张红心里渐渐感到非常安慰,非常高兴。只是呆在家里几天,张红渐渐一直躲在内室,因为害怕被别人知道。

今天晚上,张红渐渐睡着了,突然听到外面的嘈杂声,人们的声音,然后,是一声尖叫的尖叫声。张红渐渐坐起来震惊,隐约听到有人问:“他的家人有后门吗?”张红渐渐变得更加害怕。他的妻子急忙找到一扇门作为梯子,帮助张红逐渐从墙上出来,在夜里逃离。

看着她的丈夫走了很远,方匆匆打开门,但在她面前的场景使她惊呆了,但她不自觉地流下了眼泪,无法分辨它是什么。

门前的黑人群众,敲响钹,打鼓,但所有的目光都在笑,很多人都渴望前进,伸手去索要钱。

声音在耳边不断响起。

“祝贺张太太!何喜章太太!张晓翔龚中学!张孝祥公忠!“

这时候,当方舟子从人群中转过身来时,丈夫的身影已经消失并消失在夜晚。

故乡的灯光远远落后,张红渐渐拒绝回首。他必须在他面前打开树枝和灌木。森林里没有路,我无法分辨方向。张宏渐渐就是这样,再次踏上了这条似乎永无止境的道路。

天亮了,张红渐渐无法支持它了。他在丛林中睡着了。过了一会儿,他在噩梦中醒来,倒了几口泉水。他向前推,向前走去。

几天,张红逐渐穿过群山和森林,路上有人,还有连绵的田野。张宏增还想再去西部。他可以问过路人。这个地方已经是京畿道的土地,离皇帝的首都不远。张红非常饿,以至于无法忍受。他碰巧经过一个村庄。他犹豫了很久,仍然慢慢滑进去想要食物。

村子入口处有一个家庭,一栋高层高层建筑,一座青砖房,还有张宝溪的大红色报纸。张红逐渐走近它。事实证明,这个姓氏是徐,家里的孩子是新人。

这时,一位老人走出了门。当张红看着报纸时,他问他。张红渐渐大做文章。这位老人看到张红逐渐打扮成儒家学生,他的言行举止优雅而礼貌,衣服也破了。张红渐渐邀请他来娱乐。

当被问及从何而来时,张洪增不得不假装说:“小生在北京设立了一个教学大厅,这条路遇到了这个地方。”

事实证明,这位老人是一位回到家乡的北京官员。新节中的轩人是他的侄子。当他看到张红艳是一名学者时,他让他留在家里教他的小儿子读书。

一个多月过去了。这一天,张红逐渐听取了外面的仆人的话,说新部门的新人徐公子回来了。他和同名的人一起说,他姓张,并与永平府直接结婚。

张红心中渐渐感动,赶紧赶去观看。一个小儿子和一个18岁的男孩联手。张宏增的目光都聚集在这个男孩身上,没有它,他就活不下去了。他看到他长而帅,而且他有点像他自己,但他不敢相互认识。

人群中充满了喧嚣,张红渐渐感到困惑。突然他似乎想到了什么。他赶紧抓住徐阳仁的一只手问道:“《齿录》,《齿录》,《同年录》,有吗?

当人们不清楚时,人们充满怀疑。看到张红艳的热切,徐一仁解决了这条线,并在名单中取出了同名和第三代同名人物的记录《齿录》。

人们很安静,只听张宏增的“哗啦啦”翻书。当张红逐渐转向那页时,他紧紧抓住书,脸上流下了眼泪。

张宏增用手指指着书中的线条,上面写着新科州之父的名字,他的声音震动了。 “李志平,张宏增,这就是我!”眼睛仍然盯着那个。一个无知的男孩,“我是,张宏增,我是你!”

“嘿!”男孩终于明白了,突然冲过去拥抱张红并开始哭泣。

听说张宏增家人经历的徐文树也印象深刻。他慢慢建议父子俩流泪,转向悲伤。许翁还答应送礼物给当地的审查,而张红渐渐冒犯了,父子一起回到家中。

在方的丈夫张红逐渐逃离后,方昼夜不安,他的睡眠很难。

当新的文学儿子和她的丈夫似乎从天而降并出现在她面前时,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她害怕她在做梦,甚至更害怕她会从梦中醒来。

再也不用担心半夜回到墙上了,没有更多的邪恶的人渴望赶上。在这一天,在蔚蓝的天空下,高大英俊的儿子在前面,拉着类似身材的丈夫,两人如此轻盈。它进了房子。

“Yiangzi,我回来了。”这一刻,没有欢乐或没有悲伤,只有眼泪像雨一样飞翔。

也许在这一点上,生活应该是平静的。在过去的十年里,过去的各种事物都像世界一样。当这一年充满绿色丝绸时,现在是白发。

张红渐渐坐在床边,爱抚着一位绿色的“竹女士”,双手摸着寒冷。

澳门凯旋门平台